在此列表中
石油 | 船运

制裁即将生效及原油折价收窄,俄罗斯石油出口降至俄乌冲突后新低

船运 | 船用燃料

Platts Bunkerwire

能源 | 液化天然气 (LNG) | Energy Transition | 天然气 | 石油 | 船运 | 石化产品 | 电力 | 可再生能源 | 成品油 | 天然气凝液 (NGL) | 液化石油气 (LPG) | Energy Oil | Bunker Fuel | 燃料油 | 船用燃料 | 芳烃 | 排放物 | 油轮 | Electricity | Containers

尽管面临障碍,LNG仍是海运脱碳一项可行的解决方案

金属 | 能源 | 电力 | 石油 | 钢材 | Electricity | 原油

英国钢铁论坛:今年英国钢铁产量将创“历史新低”;2023年前景不确定

制裁即将生效及原油折价收窄,俄罗斯石油出口降至俄乌冲突后新低

亮点

由于印度进口减少,9月上半月海运石油贸易流降至550万桶/日

欧盟的俄罗斯原油进口量首次降至100万桶/日以下

俄罗斯对土耳其原油出口创历史新高

油轮跟踪数据显示,9月上半月俄罗斯海运石油出口下降6%,为俄乌冲突后新低,原因是即将实施的制裁前夕,俄罗斯对欧盟的原油出口开始减少,且印度炼油商激增的采购活动有所放缓。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船舶分析提供商Kpler的初步数据显示,9月1-15日,俄罗斯原油船运出口量较8月水平下降31.4万桶/日至平均303万桶/日,首次跌至俄乌冲突前水平以下,也是2021年9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数据显示,上述期间俄罗斯成品油出口连续第三个月保持韧性,仅小幅下降至247万桶/日。

根据Kpler的数据,这段期间的俄罗斯石油出口总量——不包括俄罗斯在来自黑海的CPC出口量中所占份额——平均为550万桶/日,也是去年9月全球石油需求从新冠疫情大流行中恢复以来的最低水平。

最新数据显示,近期俄罗斯对印度的石油出口热潮可能已经放缓,这两周期间对该主要亚洲进口国的原油出口量较8月份下降40%,至45.2万桶/日,为7月份出口量飙升至近100万桶/日历史纪录以来的最低水平。 随着印度炼油商抢购俄乌冲突后其他国家避开的平价乌拉尔原油,印度已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俄罗斯石油第二大买家。

但俄罗斯原油的折价近期有所收窄,导致其相对非俄罗斯原油的吸引力下降。自7月达到峰值以来,乌拉尔在欧洲相对即期布伦特原油的折价已减半,至约20美元/桶。

市场人士称,最近中国进口乌拉尔原油的折价幅度不足以支付炼油商的物流、融资和保险成本。消息人士称,俄罗斯ESPO原油现货售价为即月ICE布伦特原油期货折价仅50美分/桶(山东船上交货价),与亚洲炼油商从中国和美洲购买的类似高硫原油一致。

数据显示,9月初中国的俄罗斯原油海运进口量持稳于约86万桶/日。中国为世界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土耳其炼油商也继续购买更多俄罗斯原油,同期进口量达到创纪录的58万桶/日,是俄乌冲突前的两倍多。

欧盟进口

数据显示,鉴于欧盟对俄罗斯进口海运原油的制裁将于12月5日生效,俄罗斯对欧盟的石油出口首次降至每日100万桶以下。9月上半月,运至荷兰(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炼油中心所在地)的俄罗斯原油也降至23.2万桶/日的多年低点。

这一下降抵消了俄罗斯原油对意大利的出口增加。俄罗斯卢克石油公司(Lukoil )在意大利经营着该国最大的炼油厂ISAB。

欧盟对进口俄罗斯成品油的制裁也将于2023年2月5日生效。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预测,2023年1月至7月期间,俄罗斯原油和凝析油产量将减少120万桶/日,比冲突前水平低150万桶/日。

根据船舶跟踪数据,目前欧洲的海运俄罗斯原油进口较冲突前水平低约100万桶/日,这个对俄罗斯能源依赖度最高的地区已转向美国、伊拉克、埃及和其他国家来满足其石油需求。

随着俄罗斯原油进口量下降,而来自美国的进口量不断增长,这意味着美国将在未来数月成为欧洲最大的石油供应国。

受页岩油产量反弹的支撑,自欧洲因俄乌冲突而开始回避俄罗斯石油以来,美国已经成为该地区最大的额外原油和凝析油来源之一。9月初欧洲从美国进口的原油和凝析油占该地区石油供应的140万桶/日,较冲突前水平增加20万桶/日。

数据显示,俄罗斯仍然是该贸易区的最大原油进口来源,9月初进口量超过120万桶/日,与上月几乎持平。但数据显示,挪威、埃及、伊拉克、沙特阿拉伯、利比亚、阿尔及利亚、巴西、喀麦隆和安哥拉已经成为欧盟的主要替代原油供应国,自2月以来共同供应平均170万桶/日的额外原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