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列表中
电力 | Energy Transition |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 石油 | 石化产品 | 船运

尽管面临障碍,LNG仍是海运脱碳一项可行的解决方案

船运 | 船用燃料

Platts Bunkerwire

石化产品 | 能源 | 石油 | 天然气 | 液化天然气 (LNG) | 溶剂和中间产品 | 成品油 | 燃料油 | 芳烃 | 石脑油

尽管LNG价格回落,但亚洲工业的LNG需求仍在减弱,归因于工业产出减少

能源 | 石油 | 天然气 | 原油 | 天然气凝液 (NGL) | 成品油

亚洲上游企业加紧努力,在提高全球原油产量方面发挥自身作用

尽管面临障碍,LNG仍是海运脱碳一项可行的解决方案

亮点

LNG甲烷逃逸和高价成为焦点

S&P Global:2050年LNG船用燃料或占总量的32%

生物LNG和合成LNG为减排提供渐进式途径

  • 作者
  • Surabhi Sahu    Max Lin
  • 编辑
  • Ankit Rathore
  • 大宗商品
  • 电力 Energy Transition 液化天然气 (LNG) 天然气 石油 石化产品 船运
  • 标签
  • United States

国际清洁交通委员会(ICCT)最近的一份报告引发了一场有关液化天然气(LNG)作为一种船用燃料实现净零排放的可行性的辩论,这加剧了LNG价格高企对其应用的压力,尽管其支持者仍认为,在替代燃料的开发还需要一段时间的情况下,LNG是实现海运脱碳的一个重要途径。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本月早些时候,DNV海事咨询业务首席顾问Martin Wold在一份声明中称:"尽管目前我们必须承受的天然气价格将在一段时间内占主导地位,但LNG依然是首选的低碳解决方案。"

业内消息人士表示,亚洲许多船运公司选择LNG双燃料船舶,也反映了LNG的采用,而该地区也试图在LNG燃料加注基础设施方面追上欧洲。

今年9月,总部位于新加坡的东太平洋船运公司(Eastern Pacific Shipping)庆祝了其第50次LNG燃料加注作业,并在同月宣布向美国Crowley出租4艘以LNG作为动力的新造集装箱船。

今年8月,日本商船三井(Mitsui O.S.K. Lines,MOL)也宣布,已订购6艘以LNG作为动力的新船,这些船只将于2025年至2026年期间交付。这与该公司到2030年拥有90艘LNG动力船只的总体目标相符。

根据DNV的8月替代燃料洞察平台的数据,全球已经有316艘LNG动力船在运营,另有511艘LNG动力船在订购中。

根据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的分析,随着这些发展,LNG作为船用燃料的应用预计将大幅增长。9月初,S&P Global的参考情景估计,2030年基于石油的燃料将占全球船用燃料需求的90%,LNG占7.8%,替代燃料占2.2%,并补充指出,LNG的应用可能会在2050年增至12%。

在更高比例的应用情景中,基于各公司加速推进其二氧化碳排放目标和监管机构实施更严格的环境法律,S&P Global估计到2050年船用燃料消费总量中,替代燃料占39%,LNG占32%,液化石油气(LPG)占1%,石油类燃料占28%。

新加坡一位业内人士说:"目前,LNG可将二氧化碳排放减少23%-28%...... 到目前为止,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他补充说:"你今天可以使用LNG,并继续增加生物甲烷、合成甲烷或绿色甲烷的比例,从而实现2050年的目标。"

解决甲烷逃逸问题

业内消息人士表示,以LNG为燃料的船舶的甲烷逃逸是一个公认的问题,但海运业一直在采取措施解决该问题。他们还补充称,对甲烷逃逸问题的误判可能会延迟海运脱碳进程。

9月6日,一个由7家公司——地中海航运公司(MSC)、嘉年华邮轮公司(Carnival Cruise Line)、塞斯潘(Seaspan ULC)、壳牌、劳氏船级社、Knutsen OAS Shipping和Maran Gas Maritime——组成的联盟启动了一个项目,以确定并倡导一种测算和管理船运过程中甲烷逃逸的技术,作为其海运甲烷减排(MAM)创新计划的一部分。

同月晚些时候,SEA-LNG联盟在9月2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自世纪之交首次引入使用LNG作为燃料的发动机以来,甲烷逃逸水平已经减少了4倍,这反映了发动机技术的持续提升。

该联盟补充表示,Sphera的一项研究报告称,由于发动机制造商的创新和最近启动的MAM创新计划等项目,到2030年,所有类型的发动机的甲烷逃逸问题应已基本消除。

SEA-LNG联盟的声明还表示,最近的ICCT报告做出了"错误假设",因为该报告对2030年LNG燃料船生命周期(即油井到尾流(well-to-wake))二氧化碳当量排放的估计是基于历史船队数据,而这些数据主要是源于甲烷逃逸水平相对较高的老式、过时的4冲程低压双燃料柴油发动机技术。

俄乌冲突支撑LNG价格

俄乌冲突后,LNG价格攀升,全球范围内的设施停产将LNG价格推升上涨。船用燃料价格也受到波及。

S&P Global的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Platts新加坡LNG船用燃料估价平均为1,413.37美元/吨。同期,新加坡含硫0.5%船用燃料平均交货价较低,为863.70美元/吨,而IFO 380 CST则低得多,为609.12美元/吨。

S&P Global分析师说:"尽管LNG价格高企,今年前8个月使用LNG作为燃料的船舶订单并未下降,与去年同期持平,并远高于2020年的约157艘船舶(不包括天然气运输船)。"

S&P Global石油市场、中游、下游和化工团队的咨询业务主管Krispen Atkinson表示,船东会将当前的LNG价格视为短期问题,而对船舶的投资更多是一种长期承诺。

Atkinson表示,大多数人将LNG视为实现低碳、零碳船运未来的最佳途径,特别是考虑到氨被认为与LNG基础设施兼容。

他补充说:"我们现在看到一些被订购的船舶,配备双燃料/LNG发动机,但带有‘氨燃料预留'标志,这意味着一旦供应网络到位,其拥有相应设备,可以进行简单的升级/改造,改用该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