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文章推介

美元強勢與大宗商品下跌如影隨形

美元匯率的表現也對指數產生影響

低波動率勢頭持續

防禦性板塊動態

時間敏感性和波動率管理

美元強勢與大宗商品下跌如影隨形

Contributor Image
Fiona Boal

Head of Commodities and Real Assets

9 月美元強勢與大宗商品下跌如影隨形,基準指數標普高盛商品指數下跌 7.8%。 幾乎所有實物大宗商品都以美元計價,而美元走強歷來與大宗商品需求疲軟和大宗商品價格下跌相關。 儘管美元強勢、能源價格大幅降溫以及經濟增長放緩都不利於工業金屬,但標普高盛商品指數年初至今仍保持 21.8% 的漲幅。

9 月標普高盛天然氣指數下跌 26.1% ,創下當月標普高盛商品指數系列中的最大跌幅。 歐洲電力市場表現也有所調整,標普高盛德國電力(年度)指數 9 月下跌 21.2%。 歐洲持續面臨電力價格與天然氣價格脫鉤的挑戰,並且由供應驅動的輸入性通脹的影響正在經濟的各方面都能感受到。

9 月下旬有消息稱,石油生產國組織歐佩克+正考慮每天減產100多萬桶,但這消息不足以支撐9月的油價,標普高盛石油指數延續跌勢,9月下跌 9.4%。 各大消費中心的原油和精煉燃料庫存仍處於幾十年來的低位,但預計週期性衰退會令庫存企穩並得到重建。

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困擾全球經濟的供應鏈問題有許多已開始得到緩解; 貨運成本已降溫,重要的航運路線已被疏通,除了中國的某些地區以外,其他主要工業樞紐都已全面重新開放。 與此同時,市場情緒出現動搖,全球經濟一致陷入低迷的風險有所上升。 在這種環境下,工業金屬陷入困境是可以理解的。 標普高盛工業金屬指數年初至今下跌 18.7%,鎳是今年前九個月唯一保持上漲的單一金屬。

隨著美聯儲繼續通過大幅加息以應對高通脹,標普高盛黃金指數在 9 月繼續受到不利影響,繼 8 月下跌 2.9% 後又下跌了 2.9%。 一般而言,黃金通常與美元呈現的負相關性最高,第三季度也不例外。 標普高盛商品白銀指數是貴金屬中的一個亮點,9 月上漲 6.7%,但價格仍處於年內低點附近。

標普高盛農業指數 9 月持平,原因是指數成分之間的波動差異很大。 儘管小麥是俄羅斯最重要的農作物,但由於全球乾旱和供應鏈問題對糧食生產和運輸造成了衝擊,小麥價格上漲 11%。 全球小麥庫存為 2017/2018 作物年度以來最低。 軟性大宗商品下跌 9%,標普高盛棉花指數下跌 24.4%,與 8 月的走勢完全相反,價格現處於年內低點附近。

pdf-icon PD F 下載全文

美元匯率的表現也對指數產生影響

Contributor Image
John Welling

Director, Global Equity Indices

強勢美元將歐元兌美元匯率跌至平價,歐元匯率一度觸及0.99低點。 雖然英鎊兌美元匯率仍處於1.14,但已跌至自1985年以來的最低點。

亞洲方面,日元兌美元年初至今的跌幅創發達市場貨幣之最。 與此同時,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已「破7」,而巴西雷亞爾逆勢上漲。

道瓊斯 FXCM 美元指數年初至今上漲9.03%,反映了美元走強的大趨勢。 該指數衡量美元兌最具流動性的貨幣的匯率。

對於持有這些市場股票的美國投資者而言,這意味著在將這些持倉兌換回較為強勢的美元時,其回報率有所下降,從而令相關市場的表現雪上加霜。 表2列出了美元和當地貨幣 (LCL)的各國指數回報率,從中可以估計全球主要貨幣兌美元匯率普遍疲軟的影響。

pdf-icon PD F 下載全文

低波動率勢頭持續

Contributor Image
Fei Mei Chan

Director, Core Product Management

如果 2022 年上半年用股市低迷來定義的話,那麼下半年(到目前為止)可用復甦來定義。 自 6 月中旬觸及低點以來,截至 2022 年 8 月 18 日,標普 500 指數上漲了 17.1%。 在這種環境下,低波動策略預計會表現欠佳,而事實也的確如此標普 500 低波動率指數(歷來會削弱基準指數標普 500 指數的表現)同期“僅”上漲 14.5%,跑輸標普 500 指數 2.6 個百分點。 這反映出上行捕獲率為85%。 (標普 500 低波動性指數的上行捕獲率的歷史均值為 72%。 )

自標普 500 低波動率指數重新調整後,波動性總體上有所上升,可選消費品和能源行業板塊的波動率升幅最大。

標普 500 低波動率指數最新一次重新調整使得醫療行業板塊的權重提高 3 個百分點。 可選消費品行業板塊雖然波動率升幅最大,但權重也有所提升,這表明該板塊具有一定的相對穩定性。 資訊科技行業板塊近幾年的權重高於過往水準,但經過之前的三次重新調整,權重連連下降。 該板塊現僅佔標普 500 低波動率指數的 3%。 能源行業板塊的權重依舊為 0%。 最新一次的重新調整於 2022 年 8 月 19 日市場收盤後生效。

pdf-icon PD F 下載全文

防禦性板塊動態

Contributor Image
Anu R. Ganti

Senior Director, Index Investment Strategy

2022 年是走勢動蕩的一年以逆轉為特徵,標普 500®指數在今年前 6 個月下跌 20%,而在 7 月反彈 9%。 在當前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下,通過行業尋求防禦性風險敞口可以降低投資組合風險,但可能需要從一個細微的角度來了解哪些行業的防禦性最強。

如圖 1 所示,在過去 12 個月裡,能源行業板塊不僅是波動率高,也是對標普 500 指數表現的貢獻也最大。 與此同時,標普 500 指數權重最大的資訊科技行業板塊明顯拖累了標普 500 指數的表現,也是波動率第三高的行業板塊。

pdf-icon PD F 下載全文

時間敏感性和波動率管理

Contributor Image
Craig Lazzara

Managing Director, Core Product Management

眾所周知,美國股市長期以來表現非常好,近一個世紀的年復合增長率遠高於 10%。 我們也知道,市場走勢也可能會不似預期,正如標普 500® 指數在 2022 年上半年下跌 20% 提醒我們的那樣。 對於時間充裕的投資者而言,長期收益與偶爾回調是特點而非缺點; 短期下跌往壞了說就是麻煩,往好了說就是買入機會。

不過,對一些投資者來說,他們最缺的就是時間。 人們往往對有限的時間期限賦予具體的目標。 這類投資者可能會受益於股市的長期強勁走勢,但對短期下跌走勢的敏感性可能高於平均水準。

防禦性因子指數能夠幫助解決這一矛盾因子指數總體上旨在將主動型策略指數化,即以被動形式實現投資者必須支付主動費用才能取得的回報模式。 表 1 顯示了基於標普 500 指數的幾個因子指數的相對風險和回報。 鑒於表中所示的風險/回報狀況,我們可以將因子指數分類為風險增強型或降低風險型——左邊是降低風險型因子指數,右邊是風險增強型因數子指數。

pdf-icon PD F 下載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