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在此列表中
农产品 | 电力 | 天然气 | 石油

信息图:石油巨头在争夺最便宜石油资源的对峙中重新考虑上游支出

农产品 | 生物燃料

Platts Biofuelscan

Electricity | 电力 |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 石油 | 原油 | 成品油 | 燃料油 | 船运

分析:由于LNG库存下降,日本电力公司寻求购买石油,以满足强劲的冬季电力需求

Electricity | 电力 |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 石油 | 原油 | 成品油 | 燃料油 | 船运

分析:由于LNG库存下降,日本电力公司寻求购买石油,以满足强劲的冬季电力需求

信息图:石油巨头在争夺最便宜石油资源的对峙中重新考虑上游支出

亮点

最近的投资与能源转型前景不符

欧洲石油巨头引领转型,但美国页岩油带来灵活性

最弱上游资产的命运仍不明朗

伦敦 — 全球大型石油公司不得不重新评估新油气项目的韧性和成本,以适应新冠肺炎疫情过后需求前景走弱和长期价格较低的局面。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公司文件显示,仅西方九大石油公司就坐拥超过280亿桶油当量的未开发资源,2020年的低价已经导致全球约三分之一的油气投资搁置,这引发了人们对未来可能出现"搁浅资产"的担忧。

西方能源巨头持有的资源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据国际能源署(IEA)预测,到2040年,全球需要少开发约2,500亿桶石油和30万亿立方米天然气,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SDS),达到《巴黎协定中提出的将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2度以下的目标。

点击此处查看全尺寸的信息图。

Infographic: Oil majors rethink upstream spending amid face-off for cheapest barrels

但是,气候智库Carbon Tracker的数据显示,尽管人们越来越关注气候变化,但大多数公司所期待的价格与全球变暖目标并不一致。

Carbon Tracker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仅去年一年,国际石油公司批准的15个项目——投资风险总计600亿美元——在国际能源署的SDS需求预测中成为搁浅资产。这些项目包括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100亿美元的Golden Pass美国LNG项目,雪佛龙(Chevron)63亿美元的Anchor美国深水石油项目,以及壳牌(Shell)39亿美元的巴西Mero Sepetiba深水项目。

在欧洲,英国石油(BP)和埃尼集团(Eni)已经制定计划,缩减上游业务组合——主要是通过削减成本较高的资源,专注于生产成本最低的石油。

上月,壳牌首次承认,随着对其上游资产"价值高于产量"的追求加速,其石油产量可能已经见顶。与许多大型石油公司一样,壳牌近年来优先考虑成本较低的上游资产,出售了部分传统资产组合,并投资于大规模天然气资产、利润率较高的深水项目和美国致密油区域。

未来几年,大型石油公司可能会加大对成本更高、碳密集型资产的出售,优先开发最能抵御未来油价下跌的资源,这通常被称为"选择性生产"。

另一方面,欧洲大型石油公司在低碳项目上的支出起点较低,但势必大幅上升。以壳牌为例,到2025年,上游资本支出在总资本支出中的比例将从目前的50%缩减到35%-40%,其中约四分之一的支出将用于市场营销、电力、生物燃料和氢能等"增长组合"。

廉价石油占支配地位

尽管今年出台了一系列新的绿色投资承诺,以及雄心勃勃的低碳投资目标,但石油和天然气在大型石油公司支出中所占的比例仍遥遥领先。

例如,欧洲三大石油巨头计划今年平均将总资本支出的8%用于可再生能源和低碳投资。在绿色投资方面落后于欧洲同行的美国大型石油公司,甚至尚未量化它们在可再生能源和低碳项目上的支出。

根据挪威Rystad Energy公司的数据,在2025年之前,大型石油公司准备在风能和太阳能项目上的投资总额将略高于180亿美元。然而,与它们预计同期在新油气项目上的1,660亿美元支出相比,这一总额就相形见绌了。

投资组合敞口与不同情况下的需求结果和未来价格密切关联。在更快向低碳能源转型的情况下,生产成本最低的项目将最有竞争力,而高成本项目成为搁浅资产的风险更大。

"大型石油公司正专注于优势资源——高利润率、低成本、低碳风险,"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副总裁Luke Parker表示。这也意味着"摆脱低效石油资源,这些资源在未来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2度以内的背景下将被搁置。"

欧美差异

在储量和搁浅资本方面,各个国家和公司面临的风险大不相同。欧洲大型能源公司正在优先开发低碳天然气资源,这意味着在国际能源署提出的气温上升"超过2摄氏度的情景下"(B2DS),他们的上游支出因需求走弱而面临的风险最小。然而,根据Carbon Tracker的数据,在不那么严格的SDS情景下,局面将会变化,美国大型石油公司将从页岩资产高度的价格敏感性中受益。

报告认为,埃尼集团和英国石油公司是在B2DS情景下准备最充分的其中两家公司,然而其各自投资组合中的60%仍然缺乏竞争力。相比之下,由于对美国短周期页岩油业务的敞口较大,埃克森和雪佛龙在SDS展望中的整体排名要好得多。

"我认为,如果你现在开始钻一口页岩井,与做一个海上平台相比,你知道它从账目上消失的速度更快,"Platts Analytics情景规划主管Dan Klein说。"页岩油是短周期石油供应的典范,如果供应短缺,页岩油可以介入,因此目前它是一个合理的风险回报。"

与此同时,花费巨资和数十年时间进行的海上石油开发面临的风险最大,因为拥有资源和专业知识、能使其高效运作的公司数量有限。

公司对石油需求的展望还将受到当前政策环境的影响,还需要考虑某些石油项目的碳强度和天然气燃除等限制措施的可能性。

Klein说:"在一个有效的市场中,必须有足够的回报才能带来新的供应,而欧洲和美国大型石油公司之间的差异可能在于,美国大型石油公司认为至少在短期内需求可能会更强劲一些。"

搁浅还是转移?

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能源转型是否将迫使大型石油公司将数十亿桶之前被认为可开采的石油留在地下。

大型石油公司持有的多余储量可能会被出售,由较小的生产商或受股东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意识影响较小的私营公司开发。

大型石油公司在账面上的储量一般为20-30年。考虑到石油和天然气在未来几十年仍将是全球能源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现有油田的平均产量每年下降约8%,大规模闲置资产的风险相对较小。

随着企业下调未来油价预期而被计入减值的上游资源,也正迅速被市场重新估值,助长了对通过并购实现行业整合的现象激增的预期。

仅欧洲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市值今年就缩水4,000多亿美元,投资者在油价预期下降的情况下不再青睐化石燃料生产商。

考虑到这一点,或许在短期内该行业面临的更大威胁是潜在的搁浅价值,而不是搁浅的上游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