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在此列表中
石油

特别报道:中东地区将迎来最大的炼油产能扩建,出口雄心日益增长

天然气 | 石油

Platts 情景规划服务

天然气 | 石油 | 原油 | 液化石油气 (LPG)

阿曼为后欧佩克+时代增产做准备,但仍需要投资

天然气 | 石油 | 原油 | 液化石油气 (LPG)

阿曼为后欧佩克+时代增产做准备,但仍需要投资

特别报道:中东地区将迎来最大的炼油产能扩建,出口雄心日益增长

亮点

到2025年,约200万桶/日的炼油产能将投产

本十年中东石油需求将增长13%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炼油厂加工量降至历史低点

迪拜 — 即使在向清洁燃料转型抑制当地需求的情况下,拥有庞大而廉价原油资源的中东地区正在推进炼油厂扩建项目,为该地区的石油产品出口激增创造了条件。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根据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的数据,到2025年,中东地区的炼油产能将在2019年基础上增加180万桶/日,巴林、伊拉克、科威特、阿曼、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炼油能力均将增长。

该地区的大多数炼油厂都全部或部分归国家石油公司所有,可以获得廉价的原油。

Platts Analytics中东首席分析师Zhuwei Wang表示:"如果大型炼油厂按计划投产,而需求复苏仍然疲弱,那么中东的石油产品出口从2021年起将会飙升。"

他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向清洁燃料和可再生能源过渡,过去几年石油需求增长缓慢,除了用于发电的原油直接燃烧外,2020年中东地区对所有石油产品的需求均有所下降。

他说,从明年开始,柴油出口将增加,主要来自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而在欧洲和非洲市场,中东与前苏联地区、欧洲和亚洲炼油厂之间的销售竞争将会加剧。

新产能

国际能源署(IEA)最近在其《2020年世界能源展望》报告中称,到2030年,中东地区的炼油产能将增加270万桶/日,到2040年将增加320万桶/日,居世界之最,而北美、日本、韩国和俄罗斯的炼油产能则在缩减。

提高产能是必要之举,因为该地区的一些国家,如伊拉克,仍是成品油进口大国。

对新产能的需求也受到中东石油需求稳步增长的支撑。国际能源署预计,本十年该地区的石油需求有望增长13%。

Focus Global Energy(FGE)的数据显示,伊拉克拥有最大的扩建项目,明年将在巴士拉增加70.9万桶/日的产能,科威特的Al-Zour炼油厂将增加61.5万桶/日的产能,沙特阿美新的吉赞炼油厂将投产,产能为40万桶/日。

以出口为导向

该地区的炼油厂通常生产高利润的中间馏分油产品,比如航空煤油,这是受冠状病毒大流行影响最严重的交通燃料。

欧洲是中东航空煤油的主要出口市场之一,当地的一些炼油厂报告利润率为负,尤其是在第三季度。

FGE中东能源分析师Iman Nasseri表示:"欧洲对该地区航空煤油的需求下降,以及航空煤油和柴油裂解差价普遍疲软,都给炼油利润率和炼油厂加工量带来压力。"

他说,沙特阿拉伯或阿联酋的任何新炼油厂都将被视为出口炼油厂,而伊拉克则希望扩大其炼油能力,以消除其对运输燃料日益增长的进口需求。

非洲可能是除印度以外最大的石油增长地区,可能成为中东石油产品的关键出口目的地。

该地区已经在从中东进口柴油和汽油,这条路线上的贸易量可能会稳步增长。

Nasseri说:"就总体炼油利润率而言,我们发现任何新建炼油厂都难以成立,除非有正常情况之外的其他因素使项目具有经济合理性,或者当地市场需求可能推动(政府资助的)项目向前发展。"

布伦特原油和迪拜原油的裂解利润率在第三季度降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欧洲一些炼油厂报告利润率为负。

国际能源署在10月份的月度报告中表示,由于对中间馏分油的需求低迷,汽油和石脑油将需要支撑炼油经济。

在亚洲和美国,炼油厂收率偏重于轻质馏分油或平衡状况,但在欧洲,这是一个大问题,当地的中间馏分油收率是轻质馏分油收率的1.5倍。

欧佩克在10月初发布的《2020年世界石油展望》显示,自2018年8月左右以来,中东地区的产能利用率一直落后于其他所有地区。

"中东地区目前的产能利用率较低,平均在80%-81%之间,尽管他们正在从4-5月75%的历史低点恢复,"Nasseri说。

"毫无疑问,这归因于石油市场的现状,特别是供过于求的全球中间馏分油市场。"他说,该地区的平均产能利用率通常在90%-96%之间,平均为93%。

不过,随着该地区石油需求回升,中东炼油厂明年有望提高加工量。

中东即将投产的炼油厂项目

日期
名称
国家/地区
产能(桶/日)
备注
2020/21
Baiji
伊拉克
70,000
CDU
2020/21
Jubail
沙特阿拉伯
20,000
常压蒸馏装置
2020/21

Jizan

沙特阿拉伯
400,000
炼油厂
2020/21
Brooge
阿联酋
180,000
炼油厂
2021/22
Al-Zour
科威特
615,000
炼油厂
2021
Mina Abdullah
科威特
264,000
CDU
2021
Ras Tanura
沙特阿拉伯
90,000
催化重整装置
2021
Jebel Ali
阿联酋
70,000
凝析油分离加工装置
2022
Siraf
伊朗
60,000
凝析油分离加工装置
2022/23
Sitra
巴林
120,000
CDU,二级加工装置
2022/23
Ruwais
阿联酋
150,000
催化重整装置
2022/23
Duqm
阿曼
230,000
炼油厂
2022/23
Baiji
伊拉克
140,000
CDU升级装置
2022/23
Abadan
伊朗
200,000
二级加工装置
2022/23
Karbala
伊拉克
140,000
炼油厂
2022/23
PG Mehr Petro
伊朗
120,000
天然气凝析液加工装置

来源: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 FGE

Nasseri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行业向清洁燃料和可再生能源过渡,石油需求几年来增长缓慢,除了用于发电的原油直接燃烧外,中东地区2020年对所有产品的需求均有所下降。

他说,从明年开始,柴油出口将增加,主要来自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而在欧洲和非洲市场,中东与前苏联地区、欧洲和亚洲炼油厂之间的销售竞争将会加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