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在此列表中
石油

分析:东南亚、大洋洲炼油厂关闭,为汽油出口商打开新的销售渠道

天然气 | 石油

Platts 情景规划服务

分析:东南亚、大洋洲炼油厂关闭,为汽油出口商打开新的销售渠道

亮点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炼油厂在低利润率情况下苦苦挣扎

2020年亚洲汽油需求预计将下降52.5万桶/日

中国的汽车燃料生产商处于有利地位,能够迎合新的销售渠道

新加坡 — 亚洲汽油市场的供需状况正迅速进入一个新阶段,东南亚和大洋洲越来越多的炼油厂有可能关闭,这将为汽车燃料出口商开辟新的销售渠道。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在担忧炼油厂关闭之际,地区炼油商正经历艰难的一年。在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由于冠状病毒导致大量需求遭到破坏,炼油商面临着整个亚洲汽车燃料需求复苏缓慢且不平衡的挑战。

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预计,2020年亚洲的汽油需求将减少52.5万桶/日,到2021年才会完全恢复。复苏将主要来自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反弹,而非印尼等东南亚主要汽油进口国。

由于节日期间驾车活动可能增加,尤其是在印度,亚洲的汽油需求料将从第三季度的760万桶/日增至第四季度的780万桶/日。不过,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的石油市场顾问JY Lim表示,亚洲第四季度的需求仍将较上年同期下降4.5万桶/日。

Petron总裁兼首席执行官Ramon Ang在10月初表示,如果菲律宾政府不能与该国唯一一家炼油厂就原油进口税达成协议,该公司18万桶/日的巴丹炼油厂将考虑永久关闭,这反映出炼油行业面临的艰难前景。

在巴丹炼油厂考虑关闭之前,菲律宾壳牌石油公司今年早些时候曾宣布,其11万桶/日的Tabangao炼油厂将改造为一个石油进口终端。

与菲律宾炼油厂一样,大洋洲炼油厂的命运也前途未卜,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正迅速失去自己生产燃料的能力。

新西兰13.5万桶/日的马斯登角(Marsden Point)炼油厂在2021年全年的开工率将维持其总产能的三分之二,以便维持现金平衡,同时有关将其改造成石油进口终端的计划讨论仍在继续。

同时,英国石油(BP)澳大利亚公司10月30日表示,计划关闭其位于西澳大利亚14.6万桶/日的奎那那(Kwinana)炼油厂,将其改造为一个燃料进口终端。Platts此前报道称,在上半年亏损4,940万美元之后,澳大利亚12万桶/日的吉朗(Geelong)炼油厂也在考虑关闭。

中国将成为主要受益者

Platts调查的位于新加坡、中国内地和香港的轻质和中质馏分油贸易商和燃料经销商称,随着更多的销售渠道开始对汽车燃料生产商开放,中国炼油商的目标是将第四季度的汽油出口量至少提升至400万吨左右,较第三季度351万吨的出口量增长14%。

然而,并非所有炼油商都将同样受益,中国炼油商处于为这些新增销售渠道供货的最有利地位。

首先,中国国有炼油企业已经证明,其能够经受地区利润率持续低迷的时期,封锁措施解除后,强劲的国内需求有助于支撑炼油经济。

"(国内消费)已经弥补了今年早些时候的损失,并有所增长。尽管由于洪水和第二波疫情的影响,需求没有先前预期的那么强劲,但(国内)市场仍远比亚洲多数地区好得多,"一位中国的消息人士表示。

其次,中国炼油商有足够的灵活性,可以满足亚洲各地对各种规格汽油的需求,使其能够轻松进入新的销售渠道。

9月中旬,国有企业中国石油的贸易分支——中国石油国际事业公司宣布向巴基斯坦交付5万多吨符合欧5标准的汽油,填补了巴基斯坦突然改用欧5标准汽车燃料带来的低硫汽油供应缺口,体现了这种竞争力。

韩国供应

相反,作为亚洲主要的燃料出口国之一,韩国可能无法充分利用新兴的销售渠道,原因是韩国主要炼油商因炼油利润率低迷而继续削减原油加工量和成品油产量。

"韩国炼油商会尽最大努力向菲律宾、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供应石油产品,因为这些国家正在迅速失去自给自足能力,但由于产量不足,对这些国家的燃料出口将受到限制,"韩国石油协会驻首尔的一位市场研究经理称。

SK能源的一名管理人士说,该公司第三季度的平均炼油厂开工率降至76%,创历史最低水平,而去年同期为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