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列表中
液化天然气 (LNG) | 石油

由于加工量和冬季需求上升,韩国、日本炼油商追求有竞争力的伊拉克原油

能源 |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 天然气凝液 (NGL)

Platts LP Gaswire

金属 | 有色金属 | 钢材

英特尔计划2025年前在俄亥俄州建设两家芯片工厂

能源 | 石油 | 电力 | 天然气 | 成品油 | 燃料油 | 核能 | 原油 | Shale Gas

俄罗斯对美原油出口凸显拜登在乌克兰谈判中面临的风险

由于加工量和冬季需求上升,韩国、日本炼油商追求有竞争力的伊拉克原油

亮点

巴士拉轻质原油与阿拉伯轻质原油11月船货OSP差价跌至-85美分/桶

随着出行限制放宽,韩国炼油商提高开工率

日本炼油商的罕见购买反映出冬季来临前的抢购

由于巴士拉原油的官方销售价格(OSP)相对于其他波斯湾地区原油价格跌至大幅折价,伊拉克原油对韩国和日本炼油商的吸引力日益增强,这促使东北亚终端用户购买更多的伊拉克原油,以满足不断上升的炼油厂开工率和冬季燃料需求。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伊拉克国家石油营销组织(SOMO)将11月份面向亚洲的巴士拉原油的官方销售价格基差降低了40-50美分/桶。此前,该国曾在8-9月宣布将OSP下调1.20-1.50美元/桶。

因此,东北亚主要炼油商表示,伊拉克原油与其他波斯湾原油之间的OSP差价已大幅下降,这使得伊拉克旗舰巴士拉轻质原油和巴士拉重质原油极具吸引力。

S&P Global Platts的数据显示,3月装船的伊拉克中质高硫原油比沙特阿拉伯原油价格高15美分/桶,之后差价大幅下降,11月装船的巴士拉轻质原油和沙特阿拉伯的阿拉伯轻质原油之间的OSP差价下降至-85美分/桶。

两家韩国主要炼油商的交易和运营消息人士对Platts表示,韩国炼油商尤其希望充分利用竞争价格,以补充其耗尽的原油库存,并服务于其快速上升的炼厂开工率。

随着SK创新(SK Innovation)、现代炼油公司(Hyundai Oilbank)、S-Oil Corp.和GS Caltex等主要炼油商提高开工率,以增加运输燃料产量,以及政府计划从11月9日开始转入与冠状病毒共存的阶段,该国的原油进口总量将在未来几个季度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一位公司人士表示,自去年年初以来,该国顶级炼油商SK 创新的开工率一直低于70%,最近已经提高至75%左右。

炼厂人士和经营消息人士称,GS Caltex运营四座原油蒸馏装置,总产能为80万桶/日,最近也已将其开工率提高到90%以上。

在最近达成的现货交易中,SK 创新的炼油子公司SK能源(SK Energy)据了解已经购买200万桶11月装船的巴士拉重质原油,价格比该原油的OSP高1美元/桶左右,知情的新加坡市场人士和高硫原油贸易商说。SK能源以企业交易关系的敏感性为由,拒绝对上述交易发表评论。

日本的冬季燃料需求

一位了解波斯湾-日本现货交易的新加坡高硫原油贸易商表示,由于寒冬即将来临,日本炼油商继续寻求轻质原油用于煤油生产,但一些中东原油的溢价不断上升,可能提振了巴士拉原油的进口。

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通常青睐阿布扎比的穆尔班原油,这个亚洲第三大原油进口国平均每月进口1,500万至2,000万桶轻质原油。

然而,由于穆尔班原油OSP和现货价差相当昂贵,日本主要炼油商已开始关注具有竞争力的巴士拉原油,一些11月装船的巴士拉轻质原油以约70美分/桶的溢价出售给日本引能仕(ENEOS),知情的新加坡贸易消息人士告诉Platts。

引能仕和富士石油(Fuji Oil)的原料经理表示,巴士拉原油也是燃料油生产的理想原料,在冬季也可以很好地为电力公司服务。

市场消息人士称,虽然日本电力公司在为正常的冬季天气采购燃料,但一些公司也在为应急做准备。

一家日本炼油商的消息人士说,在价格暴涨的情况下,电力公司可以使用燃料油或增加石油使用量来替代LNG。

据日本气象厅9月24日发布的冬季天气预报,日本大部分地区的气温将达到30年平均水平,或者在12月至2月期间低于平均气温。

现货价格得到支撑

由于东北亚炼厂需求旺盛,10月19日Platts评估的即期月巴士拉轻质原油价格较该原油的OSP溢价70美分/桶,与10月12日评估的5美分/桶折价相比大幅上涨。

市场人士称,与前几个月现货市场上大量巴士拉原油供应令现货价差承压相比,本月供应有限也引发了伊拉克原油的复苏。

布伦特与迪拜原油价差的扩大也抑制了炼油商从中东寻找替代品的意愿,从而减缓了来自西方、以欧洲基准价格为基础的套利原油的流入。

Platts数据显示,10月19日亚洲收市时,12月布伦特-迪拜交易所期货掉期(EFS)的估价为溢价4.06美元/桶,而2020年底为82美分/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