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列表中
石油 | 石化产品

特别报道:亚洲燃料生产商和进口商将继续调整贸易策略,以应对脆弱的需求复苏

天然气 | 石油

Platts 情景规划服务

石油 | 原油

美国和伊朗将在为期一周的‘富有建设性’的维也纳会谈之后,继续就解除制裁进行谈判

石油 | 原油

美国和伊朗将在为期一周的‘富有建设性’的维也纳会谈之后,继续就解除制裁进行谈判

特别报道:亚洲燃料生产商和进口商将继续调整贸易策略,以应对脆弱的需求复苏

亮点

石油产品进口商寻求削减长协购买量

炼油商谨慎避免过度生产燃料

日本和新西兰更倾向于进口燃料,而非国内生产

新加坡 —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3-4月达到峰值以来,亚洲的燃料消费有所回升,但由于需求复苏依然脆弱,该地区的石油产品生产商和进口商仍热衷于调整其贸易策略,买家收紧了长协采购,而供应商则限制了产量。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到目前为止,在过去的几个交易周期中,亚洲成品油市场在实物货物交易量和基准价格方面都出现了剧烈的波动,行业参与者不得不重新考虑交易结构以及要求,特别是在库容有限和需求复苏前景不确定的情况下。

"随着亚洲各地放松封锁措施,经济活动恢复,燃料需求确实出现了大幅反弹。但如果没有彻底的解决办法来结束当前的疫情,需求复苏前景始终存在不确定性,所以燃料生产商和买家都很谨慎,不愿过度投入,"一位在首尔的韩国石油协会官员说。

韩华道达尔(Hanwha Total)和乐天化工(Lotte Chemical)的原料贸易经理表示,考虑到需求复苏的不确定性挥之不去,韩国石化行业将继续寻求重新谈判其长协石脑油采购量的方法。

在印度也可以看到类似的情绪。Nayara Energy首席执行官B. Anand告诉S&P Global Platts,尽管石油产品需求有所上升,但该公司短期内仍持谨慎态度。

"我们正在优化原油结构,以适应不断变化的市场环境。在产品方面,我们注重国内销售的最大化(而不是出口),"Anand说。

脆弱的需求复苏

区域交通燃料需求复苏的速度仍存在不确定性,尤其是在可能出现第二波冠状病毒疫情的情况下。

截至5月份,中国国内对汽油和柴油的需求恢复到接近封锁前的水平。然而,北京和山东省的行业官员表示,国有和民营炼油商仍保持谨慎,不愿使供需平衡发生倾斜,因为随着北京再次实施封锁措施,市场将面临需求逆境。

最近中国炼油厂开工率的上升速度超过了国内燃料需求的复苏速度。S&P Global Platts China Analytics表示,应密切关注开工率过剩的情况,因为这将导致炼油厂和批发层面的石油产品库存持续增加。

同样,在亚洲其他地区,韩国、澳大利亚和泰国等已经解除行动限制的国家也出现了新的冠状病毒病例。

这些国家被认为在应对冠状病毒传播方面取得"成功",但新病例的出现增加了消费者多久才能再次走上街头的不确定性。

韩国国内汽油需求在5月反弹至781万桶,4月和3月分别为658万桶和579万桶。不过,S&P Global Platts联系的贸易商和韩国主要炼油商SK Innovation、S-Oil Corp.、GS Caltex和Hyundai Oilbank的燃油营销消息人士说,只要疫情持续,韩国汽车燃油每月消耗量就不太可能回升至820万桶以上。

为了适应不确定的需求前景,东南亚主要石油进口商也开始缩短长期合同,倾向于增加现货采购,以确保购买的短期灵活性。

例如,印尼国有石油公司Pertamina最近将其通常的半年期汽油合同缩短为季度合同,以便应对国内消费趋势的变化。

炼油商控制产量

确保灵活性的需要也对供给侧产生了影响,炼油商扩大战略,以确保有效的供应管理。

由于中间馏分油库存不断增加,日本炼油商已转向进口汽油,而不是自己生产。由于全球旅行不景气,航空煤油(中间馏分油的一种)需求量非常低。

一些了解日本炼油行业产量的消息人士说,中间馏分油产量约占日本炼油产能的40%,轻质馏分油产量占比较小,约为20%。

新西兰炼油公司Refining NZ经营着该国唯一的Marsden Point炼油厂,该公司在4月份宣布开始进行"战略复审"时,也同样表示要向这一战略转变,这可能会使该国成为一个石油产品净进口国。

同时,业内人士称,其他亚洲炼油商也加大了对其拥有相对优势的市场的关注。

关注这一问题的是韩国炼油商,预计未来几个月韩国将增加对越南的燃料出口,因为越南在持续对国内炼油厂进行检修过程中增加了现货购买量。

由于两国签订了一项自由贸易协议,即KV协议,韩国炼油商通常倾向于直接向越南供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