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列表中
电力 | 石油 | 金属 | 石化产品

伊朗强硬派候选人莱希赢得大选后,核谈判在维也纳恢复

金属 | 钢材

Platts World Steel Review

能源 | 石油 | 原油 | 液化石油气 (LPG) | 成品油 | 燃料油

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卷土重来可能抑制韩国原油进口上升趋势

能源 | 电力 | 石油 | 核能 | 原油

沙特与阿联酋和解,欧佩克+达成增产协议

伊朗强硬派候选人莱希赢得大选后,核谈判在维也纳恢复

亮点

美伊间接谈判希望在解除制裁上达成协议

保守的司法部长易卜拉欣•莱希赢得四人竞选

伊朗希望恢复制裁前近400万桶/日的原油产量

在强硬派司法部长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赢得伊朗总统选举的第二天,世界大国在6月20日恢复了与伊朗的另一轮核协议谈判,这个受到制裁的欧佩克产油国可能会寻求在今年增加石油产量。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此前,几周的谈判未能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上取得突破。该计划将放松针对伊朗石油销售的制裁,以换取伊朗在核项目上的让步。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由于总统竞选的结果已经确定,达成协议的进程可能会向前推进,此前由于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不想为温和派候选人提供支持,谈判陷入了僵局。

尽管人们认为莱希对西方国家并不是特别友好,但这位强硬派已经表示,他会致力于达成协议,而恢复核协议的外交努力也得到了掌控所有国家事务的哈梅内伊的支持。

"选举可能......推动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有关美国重新加入核协议,使伊朗重新遵守《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间接'谈判,"ClearView Energy Partners在6月19日的一份简报中说。"我们认为,除非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朗执政的伊斯兰教领袖们同意重新谈判,否则伊朗根本不会出现在谈判桌上。换句话说,我们不认为谈判将会破裂。"

现年60岁的神职人员莱希被认为是哈梅内伊之后最有希望成为最高精神领袖的人,在投票率为48.8%的情况下,他以压倒性优势获得胜利,这是该国历史上的投票率最低水平。

他的首席能源顾问、前石油部副部长Alireza Zeyghami对S&P Global Platts表示,在莱希的领导下,无论是否达成核协议,伊朗都将寻求迅速将原油产量恢复到制裁前近400万桶/日的水平。

然而,许多伊朗原油买家仍对招致制裁惩罚持谨慎态度,等待恢复《联合全面行动计划》。

伊朗生产的大部分是重质原油,直接与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俄罗斯、阿曼、科威特、委内瑞拉和墨西哥等国的原油竞争。

伊朗还出口超低硫石油或凝析油,类似于挪威、卡塔尔、美国和澳大利亚生产的凝析油。

争取达成协议

哈梅内伊于2019年任命莱希担任司法部长这一备受瞩目的职位,正是在这一年,莱希因侵犯人权而受到美国制裁。

他将接替更温和的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Hassan Rouhani),鲁哈尼将在两届任期后于今年8月离任。现在,鲁哈尼在任期间的最后一项有意义的行动可能是在莱希就职前达成核协议。

2015年达成的核协议将伊朗的铀浓缩水平限制在3.67%,该协议的成员国正在维也纳开会,试图敲定一项协议。

在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的领导下,美国曾希望包括俄罗斯、德国、英国、中国和法国代表在内的谈判能在伊朗大选前结束。

"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达成协议,"伊朗首席核谈判代表阿巴斯•阿拉格奇(Abbas Araghchi)在6月20日会谈开始前对国家电视台表示。"但我们和协议之间的差距并不容易弥补。"

4月9日在维也纳开始的伊朗与美国之间的间接谈判中,伊朗威胁要进一步提高铀浓缩水平,并在执行协议方面陷入僵局。伊朗坚持要求美国首先放松制裁,因为美国在2018年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领导下单方面退出了协议,而美国则希望伊朗全面遵守《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然后再解除制裁。

伊朗在4月中旬开始进行60%纯度的铀浓缩,这加大了对美国的压力。

俄罗斯驻维也纳特使Mikhail Ulyanov 6月19日在推特上说:"有关核协议的恢复,即将达成一致,但尚未最终敲定。"

他补充表示,6月20日的会议"将决定维也纳会谈的前进方向"。

伊朗石油的未来

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预计,如果达成《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协议,美国可能会在9月前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这将使伊朗原油和凝析油出口量从5月的60万桶/日提高至12月的150万桶/日。

然而,哈梅内伊"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谈判适得其反后对美国意图的不信任仍然是最大的障碍,因此可能永远无法达成协议,"Platts Analytics在6月17日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但如果不需要在《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之外做出任何让步,他似乎希望解除制裁,这符合美国的最初目标。"

根据S&P Global Platts最新的欧佩克+产量调查,2017年曾是欧佩克第三大产油国的伊朗,今年5月的原油产量为243万桶/日,而在制裁前,2018年5月产量曾达到383万桶/日的高位。

但市场人士指出,这一数字高于2020年7月的198万桶/日,因为伊朗已经找到一些愿意购买的买家,尤其是中国。

伊朗石油部长Bijan Zanganeh表示,他不会继续参与下届政府的工作,他建议到2040年实现650万桶/日的生产目标,但莱希的亲信说,莱希政府可能会专注于提高炼油和石化产能,以减少易受制裁影响的原油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