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请注意:Platts Market Center 订阅用户只能通过 Platts Market Center 重置密码

请在下面输入您的电子邮件 ID,我们将给您发送一封包含您密码的电子邮件。


  • 电子邮件地址* 请输入电子邮件地址。

如果您是高级订阅用户,出于安全原因,我们无法向您发送您的密码。请联系客服团队

如果您是 Platts Market Center 订阅用户,若要重置密码,请转到 Platts Market Center 重置您的密码。

在此列表中
电力 | 天然气 | 石油 | 石化产品 | 船运

兴隆贸易公司破产,表明大宗商品融资受到抑制,石油行业面临更大损失

船运

Platts Dirty Tankerwire

Bunker Fuel | 石油 | 原油 | 液化石油气 (LPG) | 石油风险 | 成品油 | 燃料油 | 汽油 | 航油 | 石脑油

appec

煤炭 | 电力 | 可再生能源 |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分析:随着行业重新调整,亚洲未来的LNG进口项目将被搁置

兴隆贸易公司破产,表明大宗商品融资受到抑制,石油行业面临更大损失

亮点

兴隆贸易公司6个月内的燃料库存亏损总额达11.36亿美元

兴隆贸易公司林恩强:贷款方减少大宗商品融资敞口,引发流动性问题

大宗商品贸易商和石油巨头可能背负未披露的库存亏损

四面楚歌的新加坡石油贸易公司兴隆贸易公司的财务困境证实了有关大宗商品市场持续动荡的两个主要担忧——大宗商品融资受到抑制以及石油行业面临更大损失。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油价暴跌之后,银行已经从石油和天然气贸易融资中撤出,而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导致的信贷短缺渗透到大宗商品业务的范围更广,程度远超预期。

其次,大宗商品贸易商和石油公司未披露的行业损失已达几十亿美元,还可能会引发更多的违约和破产,对于缺乏对冲和融资选择的小型交易商来说尤其如此。

亿万富翁、石油贸易商林恩强(Lim Oon Kuin,又名OK Lim),曾任兴隆贸易公司(HLT)董事总经理,他在4月17日根据《新加坡公司法》第211B条提出的债权保护申请中概述了其陷入财务困境的原因。

在他对衍生品亏损承担责任的同时,油价暴跌对这种惯常最大限度地利用过度授信和流动性的商业模式造成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也很明显。

"最近几个月,由于其他石油贸易商违约,兴隆贸易的一些银行贷款方决定减少贷款或退出大宗商品融资行业,"林恩强在宣誓书中表示。他补充说:"因此,一些银行贷款方撤销或降低了对兴隆贸易的信贷额度,导致其流动性紧张。"

林恩强表示,当油价在3月初暴跌时,他的公司不得不出售货物止损,以期"在由于贷款银行提出一系列追加保证金的要求,导致现金流极度紧张的情况下维持公司运营。"

"我希望解释一下,每笔这样的交易都是根据实际装运货物的交易进行记录,以便筹集更多的资金,兴隆贸易知道必须偿还这些资金。这样做的目的不是为了欺骗或蒙骗任何一方,"林恩强说。

兴隆贸易的脆弱性还源于其交易周期,其首次付款和全部回款之间可以相差60天以上,并且缺乏适当的对冲策略。

"2020年3月和4月,兴隆贸易是很多银行要求追加保证金的对象。这导致兴隆贸易的现金储备严重减少,"林恩强表示。"没有足够的现金用以支付全部追加保证金,兴隆贸易面临贸易融资工具违约的风险,而更糟糕的是暂停或撤销这些作为其命脉的工具。"



库存亏损

追加保证金的要求也紧随库存亏损而来。

截至2020年4月9日,兴隆的库存估价从2019年10月31日的12.77亿美元暴跌至1.41亿美元,跌幅达89%。

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库存亏损达11.36亿美元,但是同期,由于为了满足公司资金需求而出售抵押库存,其库存量从261万吨下跌77%至608,745吨。

值得关注的是,其当前608,745吨库存的价值从年初的3.23亿美元下降至1.41亿美元,跌幅达56%,这完全是由于燃料油、柴油、航空煤油和汽油的价格下跌所致。





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在国际海事组织(IMO)2020年低硫船用燃料新规截止日期前,许多石油贸易商都储备了燃料,并预计会出现短缺。冠状病毒疫情导致的需求破坏是致命一击,导致他们只能持有价值仅为原价一半且无销路的燃料。

"新加坡陆上库存量约为400万吨,而浮仓库存量为500万吨左右。我们将这些库存算作900万吨,原平均价格为450美元/吨,现已跌至250美元/吨——理论上是18亿美元的库存亏损,"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高级石油分析师Alex Yap表示。

全球风险要高出好几倍。

"对于无法利用市场波动获利的规模较小的市场参与者而言,市场无疑是复杂、难以琢磨的,只是因为它们的现金头寸不足以缓冲不可避免的追加保证金的要求,"咨询公司兰伯特商品(Lambert Commodities)的咨询师Jean-François Lambert表示。

他说:"规模较大的市场参与者具有这种能力,尽管市场方向仍不明朗,但它们更有能力在波涛汹涌的市场中破浪前行。"他补充表示,一些大型贸易公司可能在错误的时间误入市场不利的一面,但这种情况的影响还不足以危及企业的生存。

"关键的未知数是40%左右的世界经济还要处于封闭状态多久。如果仅仅持续一到两个月,那么需求可能会增加,贸易能够恢复,从而缓解对储存能力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大型贸易公司将从中获益,"Lambert说。

但是,他表示,如果目前的准停滞状态持续存在,市场可能会变得非常难以把控,而对手方的风险可能会因潜在的商业违约而激增。

"这将影响每一个市场参与者(无论规模大小),而(身处幕后的)银行和保险公司也将处于紧张不安状态。然而,幸运的是,我们还未到这个程度。"



Hin Leong Trading - secured credit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