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请注意:Platts Market Center 订阅用户只能通过 Platts Market Center 重置密码

请在下面输入您的电子邮件 ID,我们将给您发送一封包含您密码的电子邮件。


  • 电子邮件地址* 请输入电子邮件地址。

如果您是高级订阅用户,出于安全原因,我们无法向您发送您的密码。请联系客服团队

如果您是 Platts Market Center 订阅用户,若要重置密码,请转到 Platts Market Center 重置您的密码。

在此列表中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 石油

油价暴跌危及亚洲上游项目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凝液 (NGL)

Platts LP Gaswire

Bunker Fuel | 石油 | 原油 | 液化石油气 (LPG) | 石油风险 | 成品油 | 燃料油 | 汽油 | 航油 | 石脑油

appec

石油 | 原油

欧佩克成员国仍在努力斡旋,以结束沙特和俄罗斯之间的价格战

油价暴跌危及亚洲上游项目

亮点

澳大利亚可能首当其冲地受到pre-FID项目延期的影响

国家石油公司需要57美元/桶以保持盈亏平衡,到2025年面临200万桶/日的减产

花旗集团下调中海油和中石油评级

油价暴跌正促使亚太地区的民营和国有石油公司削减资本支出,导致该地区一些最大的勘探项目被搁置或大幅放缓,以节省成本。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国处于风口浪尖,但即便是该地区为能源安全需求进行投资的一体化国有石油公司也在考虑削减资本支出,从而引发对本地石油生产未来的担忧。多年来,本地石油产量一直在下降。

上周,布伦特原油价格逼近20美元/桶,尽管对于经历过类似于2015年油价暴跌等前几次低迷期的许多亚洲大型国家石油公司来说,这并不是第一次,但分析师表示,石油公司现在的回旋余地更小。



Benchmark crude oil prices



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亚太上游油气研究主管Andrew Harwood表示:"在经历了上次油价下跌的所有自救措施(包括挤压供应链、内部重组和剥离非核心资产)之后,这次可能没有那么大的空间来故技重演。"

Harwood表示,这一次,可自由支配的开支将成为重点,削减开支将是艰难而深入的,而除了财务状况最强劲的公司以外,所有其他公司都将无法实现增长。

他说,如果所有pre-FID(尚未作出最终投资决策)项目都被无限期推迟,到2025年,亚太地区的供应将减少200万桶/日,比暴跌前的预测减少10%以上。他补充说,实际降幅可能会更大。

亚洲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并不总是最具成本效益的,但它们靠近需求中心,而且由于需要打造除中东等热点地区以外的供应多元化,使得它们仍具有可行性。然而,油价低于30美元/桶改变了这一局面。

伍德麦肯兹高级企业研究分析师Maxim Petrov表示,在现金流基础上,2020年和2021年亚洲国家石油公司作为一个同行群体,需要布伦特原油价格达到约57美元/桶才能保持盈亏平衡,包括它们的所有业务、利息和股息支付。

他表示:"与我们报道的整体企业水平相比,这相对较高,大约高出5美元。"



风口浪尖

2019年,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出口国,并制定了棕地扩建和补充现有工厂(被称为回填)的项目计划。

Harwood表示,澳大利亚将首当其冲地承受pre-FID(尚未作出最终投资决策)项目延期带来的冲击,关键的LNG回填项目有被推迟的风险,例如Scarborough和Barossa开发项目,这些项目原本预计将成为2020年最大的FID(最终投资决策)项目。

他表示:"在我们预计今年将批准的270亿美元投资中,这些项目占了140亿美元。"

Woodside运营的Scarborough项目旨在为澳大利亚北部的Pluto LNG扩建项目提供原料,而由Santos运营的Barossa开发项目旨在为Darwin LNG扩建项目提供原料。

"然而,对Santos而言,在维持当前债务水平的情况下,估计需要大约60美元/桶才能为增长提供资金。如果(石油)价格保持在当前水平,2020年Woodside的收入可能会下降近40%。因此,在油价方向更加明朗之前,这两家公司都不会急于启动这些项目,"Harwood表示。

Woodside和Santos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Australia oil and condensate production



他表示,可能被搁置的pre-FID(尚未作出最终投资决策)上游项目包括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在文莱的Kelidang Cluster,以及马来西亚东部沙巴州附近的深水Limbayong油田开发项目,这些项目已经因复杂性和监管障碍而面临延迟。

他补充说,2020年可能仍有机会的项目包括雷普索尔(Repso)l在苏门答腊岛的Sakakakakemang开发项目,或Sapura Energy在沙捞越(Sarawak)附近的SK408气田,因为这些项目受益于较低的盈亏平衡点,而且距离基础设施较近。

根据雷普索尔的数据,2019年Sakakemang气田的发现在当时是印尼18年来最大的天然气发现,也是过去12个月全球最大的10个天然气发现之一。



钻井困境

由于油价持续低迷,亚洲国家石油公司将面临一系列复杂的决定。

上周,日本银行野村证券(Nomura)将泰国PTT勘探与生产公司(PTT Exploration & Production,简称PTTEP)的评级下调至中性,原因是其盈利预测降低。不过,该银行表示,PTTEP削减资本支出的风险相对较低,因为其销售的主要是天然气,而天然气的价格表现好于原油,为公司收益带来一定的稳定性。

伍德麦肯兹的Petrov表示,印尼国家石油公司(Pertamina)的盈亏平衡点略低于同行,约为50-55美元/桶,因为其产量分成合同(PSC)主要是在岸合同,但长期动态可能比较复杂。

总体而言,伍德麦肯兹预计2020年亚太地区将钻探200口探井,但到2021年,这一数字可能会下降30%甚至更低。

一个关键问题是,亚洲许多最大的油气田都已经成熟,需要昂贵的钻探来维持产量,比如中国的大庆油田、印尼的Rokan油田和PTTEP的泰国湾天然气田。

Harwood表示:"在削减开支的同时,减少这些项目的产量下降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