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请注意:Platts Market Center 订阅用户只能通过 Platts Market Center 重置密码

请在下面输入您的电子邮件 ID,我们将给您发送一封包含您密码的电子邮件。


  • 电子邮件地址* 请输入电子邮件地址。

如果您是高级订阅用户,出于安全原因,我们无法向您发送您的密码。请联系客服团队

如果您是 Platts Market Center 订阅用户,若要重置密码,请转到 Platts Market Center 重置您的密码。

在此列表中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全球LNG供应减少不可避免,但谁将第一个减少?何时减少?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凝液 (NGL)

Platts LP Gaswire

Bunker Fuel | 石油 | 原油 | 液化石油气 (LPG) | 石油风险 | 成品油 | 燃料油 | 汽油 | 航油 | 石脑油

appec

煤炭 | 电力 | 可再生能源 | 液化天然气 (LNG) | 天然气

分析:随着行业重新调整,亚洲未来的LNG进口项目将被搁置

全球LNG供应减少不可避免,但谁将第一个减少?何时减少?

亮点

Platts Analytics:尽管需求下降,2020年全球LNG市场仍增长4%

除Prelude以外,澳大利亚LNG较29-30美元/桶的原油价格仍具竞争优势

花旗集团:停产或进入维护状态的LNG产能将达103亿立方米/年

由于天然气价格跌至创纪录的低点,全球液化天然气(LNG)市场将液化天然气生产设施的供应缩减视为帮助重新平衡供需的唯一途径,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仍处于失控状态,短期内几乎没有需求支撑。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由于悲观情绪占据主流,Platts JKM现货LNG价格已经跌破2.3美元/百万英热单位,而由于原油价格未对欧佩克和莫斯科的减产作出响应,与石油挂钩的长协LNG价格业已骤跌至4.2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并且无望复苏。

这些价格远低于许多LNG生产商的收支平衡成本,这为一些公司停产以减少损失提供了有力的依据。



Global LNG prices



然而,尽管停产不可避免,一些生产商将比其他生产商受到更大的影响,但LNG供应的缩减可能会在项目经济效益具有高度竞争性的众多生产商中出现。

除了停产之外,从存储和运输资产到竞争性管道天然气供应等一系列其他市场机制,也将有助于使LNG市场重新恢复平衡,从而凸显LNG市场在过去十年中取得的发展。

重要的是要正确看待LNG需求破坏的规模。

虽然全球石油需求正面临自原油成为可交易商品以来的最大跌幅,即使出现停产,预计LNG需求在2020年仍将会增长,这对于这场危机中的大多数行业而言是无法实现的。

4月15日国际能源署(IEA)表示,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将同比下降930万桶/日,创历史记录。

"我们预计今年LNG市场将增长约190亿立方米,增幅约为4%。相比之下,去年需求较前年增长475亿立方米,增幅为11%,"S&P Global Platts Analytics亚洲LNG经理Jeff Moore表示。



谁将第一个减少供应?

由于到亚洲市场的运输成本较高以及页岩油的高收支平衡经济效益,美国LNG已经徘徊在停产边沿。反映美国LNG出口经济性的Platts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基准(GCM)上月跌至Henry Hub价格以下,这意味着LNG出口已不再盈利。

美国LNG在危机中似乎也处于不利地位——亚洲客户在取消美国LNG货物时,只需支付设备使用费作为罚金,而在取消澳大利亚或卡塔尔LNG货物时,将会触发对全部装运货物的照付不议成本。

但是,美国LNG的情况并非如此简单。

Platts Analytics的Moore表示,尽管页岩井由于经济效益不佳而停产,但是这不一定会导致液化产量下降,较低的伴生气产量实际上可以为Henry Hub价格提供支撑,进而使天然气产量增加。

实际上,美国LNG的增长将会推动2020年全球LNG市场的增长。

"增加了新的基础设施,美国的出口量肯定仍会超过去年的水平。由于美国去年的总产量约为490亿立方米,因此增长已经基本锁定.......到本月底,其产量将过半,"Moore表示。

在美国以外的地区,大多数漂浮式LNG生产商都处于盈亏平衡成本的较高一端,例如壳牌的Prelude FLNG,其预估盈亏平衡成本超过8美元/百万英热单位,以及国有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的FLNG 1和FLNG 2。

澳大利亚的格拉德斯通(Gladstone)终端——Origin Energy-康菲石油合资的澳大利亚太平洋LNG(APLNG)、桑托斯领导的Gladstone LNG以及壳牌的Queensland Curtis LNG——处于成本范围的较高一端,而卡塔尔等生产国的成本处于较低一端,其天然气成本低于2美元/百万英热单位,液化成本约为1.79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澳大利亚咨询机构EnergyQuest的首席执行官格雷姆•白求恩(Graeme Bethune)表示,Origin Energy 2019-2020财年的配送盈亏平衡成本估计为29-32美元/桶油当量,桑托斯称其盈亏平衡成本约为29美元/桶油当量。他补充指出,对他们来说,更大的问题是有足够天然气。

"此外,APLNG于12月进行了6-12批现货招标,并且已经意识到价格会低至3美元区间,表明这至少达到了收支平衡,"他补充说。

问题是,如果油价跌至个位数,澳大利亚的LNG供应是否能够通过其合同得到保护。Platts Analytics预计,由于原油库存最早将在5月份耗尽,ICE布伦特价格将跌至20美元/桶或更低,这将导致与石油挂钩的LNG价格低于2.80美元/百万英热单位。

花旗集团董事总经理Anthony Yuen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在LNG业务支出曲线到达顶点时,大约10亿立方英尺/日或103亿立方米/年的LNG产能可能会停产或进行长期维护或检修。

"基本情况下,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LNG和欧洲天然气市场需求的影响可能达到(约)220亿立方米,而中国(约) 占80亿立方米。悲观情况下,对全球需求的影响可能达到420亿立方米," Yuen表示。

这甚至还不包括美国天然气需求的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