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不到 60 秒您即可继续访问:最新资讯提要分析主题和专题大宗商品视频、播客和博客样本市场价格和数据专题报道订阅用户通知和每日大宗商品电子邮件提醒

已有帐户?

登录以注册

忘记密码

在此列表中
煤炭 | 电力 | Energy Transition | 天然气 | 石化产品

分析:亚洲的“氢气价格2美元”绿色氢目标并非天方夜谭

煤炭

Platts Global Coal Alert

石化产品

资料:德克萨斯州化工厂在严寒过后继续缓慢重启

石化产品

资料:德克萨斯州化工厂在严寒过后继续缓慢重启

分析:亚洲的“氢气价格2美元”绿色氢目标并非天方夜谭

亮点

要以2美元/千克供应绿色氢,生产成本需减半

澳大利亚皮尔巴拉项目进展受到密切关注

亚洲已经在为来自澳大利亚的贸易流制定战略

新加坡 — 一些亚洲最大的潜在氢气消费者希望,澳大利亚能够实现大幅降低生产成本的目标,在未来以2美元/千克的价格供应绿色氢气,但分析人士表示,其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克服道路上的多重障碍。

尚未注册?

接收每日电子邮件提醒、订阅用户通知并获得个性化体验。

立即注册

澳大利亚决策者的口号是"氢气价格2美元",清洁能源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但对于这个立志在向亚洲和其他地区出口该无碳燃料方面走在前列的国家来说,这并非不可能。

S&P Global Platts情景、政策和技术分析主管Roman Kramarchuk表示,虽然氢气成本低于2美元/千克对于以天然气为原料生产的传统氢气来说并不罕见——即使配合碳捕获、利用和封存,并假设天然气价格较低——但对于以70%的产能运行的聚合物电解质膜(PEM)电解装置来说,将需要平均低于15美元/兆瓦时(MWh)的输入电价,才能以低于2美元/千克的价格生产氢气。

目前,澳大利亚是世界上处于开发阶段的绿色氢生产能力最高的国家之一,有大约30吉瓦(GW)的项目正在筹备中,其中皮尔巴拉(Pilbara)项目最终将占到26吉瓦的可再生能源。对于在靠近黑德兰港的皮尔巴拉偏远地区建设大规模风能和太阳能混合可再生能源项目,西澳大利亚政府已经批准了环境许可。

理论上,澳大利亚有很多优势,首先是充足的阳光和干旱的土地,还有大量的海上风力发电潜力。然而,分析人士说,要想成为一个成功的参与者,并实现以太阳能和风能为能源的绿色氢2美元/千克的目标价格,必须克服一些重大挑战。

专注于削减成本

Facts Global Energy长期石油服务总监兼石油需求主管Cuneyt Kazokoglu表示,目前使用PEM电解装置生产绿色氢的成本约为4美元/千克,而使用煤和天然气生产氢的成本最低可达1-1.50美元/千克。

"基于这些价格,要使绿色氢在2美元/千克左右的价格上具有竞争力,生产成本必须至少减半。这意味着,电解装置的成本必须要从目前的大约120万美元/兆瓦,降至60万美元/兆瓦,"Kazokoglu说。

"太阳能和海上风能的原料成本必须减半。为了实现2美元/千克的价格,必须直接使用太阳能和风能,而不能依赖电网供电,"他补充道。

如果澳大利亚政府对涉及化石燃料的氢气生产进行惩罚,这可能价格下降的另一个途径。"然而,我对他们会选择这样做表示怀疑,因为这意味着最近与日本达成的一项协议也会受到惩罚。该协议涉及日本和澳大利亚大型企业在维多利亚州利用褐煤生产蓝色氢,"Kazokoglu说。

Energy Aspects的跨能源分析师Caroline Still表示,更明确的目标——比如设定"氢气价格2美元/千克"的目标——有助于建立投资者的信心,因为这将激励创新,并有助于澳大利亚降低成本。

她说:"然而,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所面临的技术挑战并没有改变,即碳价太低,尽管有排放,但灰氢生产仍有利润,电解装置的耗电量巨大,而且需要巨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来提供动力,目前电解装置规模较小,以及氢气的运输和储存存在困难。"

她补充表示,政策内部仍然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澳大利亚2美元/千克的目标必须有更明确的短期政策提供支持。

"有必要减少使用氢的准入障碍,比如在混合限制方面更新健康和安全法规。需求方面的支持也必须伴随着明确的供应侧战略,比如那些有助于解决先发风险的战略,尤其是在低碳氢的成本仍是一种障碍的情况下,"她说。

2030年左右有望实现

Still表示,到2040年,Energy Aspects预计澳大利亚45%的氢产量将来自低碳来源。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价格真正下降至2美元/千克呢?我认为这将在2030年左右实现。不过,从皮尔巴拉项目的角度来看,这是可行的,因为真正的绿色氢生产要到2020年代后半期才会开始。因此,在2020年代中期开始投入运营后,价格可能在3美元/千克的水平,然后到2030年,价格将下降至2美元/千克,"Kazokoglu补充道。

分析人士说,与欧洲相比,澳大利亚拥有很大优势。欧洲寻求生产氢气主要是为了实现自身能源系统的脱碳。日本和澳大利亚最近达成的协议,为澳大利亚在2030年代成为主要的氢出口国提供了一条途径,因为澳大利亚靠近亚洲主要的需求中心。

运输氢气最便宜的方法是将其转化为氨,日本和其他地区对此越来越感兴趣。日本JERA最近宣布,将在2030年代开始使用氨作为煤粉电厂的直接原料,从而减少煤炭在发电中的使用,这一计划具有很大的潜力。

"因此,总而言之,到2030年左右将能够实现2美元/千克的目标,届时生产成本将比现在降低一半。到那时,澳大利亚不仅可以开始为本国经济脱碳,而且可以成为亚太地区主要的氢出口国,"Kazokoglu说。